每日工作時間降為6小時,效率提高?瑞典機構的實驗結果

在台灣一般勞工依勞基法規定,正常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8小時,每週不得超過40小時,而瑞典則有企業及公家機關積極的嘗試「每日工時6小時」,BBC針對進行了2年每日工作6小時帶來的變化進行報導如下。


目錄

  1. 瑞典醫療機構降低工作時間的實驗結果
  2. 其他行業降低工作時間的實驗結果

1.瑞典醫療機構降低工作時間的實驗結果

26歲的Emilie Telander是在瑞典哥特堡一處老人看護機構工作的護理人員,他參與了每日工時6小時的實驗組,接受採訪的時候正好是實驗期滿,要轉為工時8小時體制的時期。對於要結束每日工時6小時,她感傷的表示「恢復8小時工時感覺會容易疲憊」,由於她回家後必須為四歲的孩子煮飯、讀書給孩子聽,「試營運的時候,所有參加實驗的成員都看起來更有活力、更開心。」Emilie 很遺憾必須結束每日工時6小時的實驗。

每日工時6小時的實驗期間,Emilie 所工作的看護機構約有70名看謢人員從工時8小時轉為6時,他們所參與的是由哥特堡主導的實驗,而瑞典其他地區也有進行相同的測試,讓不同行業的人參與這樣的實驗→在一段期間內將工時由8小時降為6小時。

優點:人們感覺更健康、開心

在每日工時6小時的實驗進入第18個月的時候,數據上顯示護理師的病假明顯的下降,並參與實驗的護理師們本身也回應表示:感覺自己比較健康,工作的生產性全體上來說提昇了85%。

缺點:不可避免成本過高的可能

不過實驗結果又有另一個數據顯示「成本過高」,而陸續有聲音表示,拿人民的稅金投資在對於經濟持續性上不切實際的實驗(每日工時6小時實驗)是不公平的,主導團隊因此緊急將參與測驗人數減少來降低花費,以控制實驗期的兩年內不會超過預算,而據說此費用大約為1,200萬瑞典克朗(台幣約3,900萬)。

在哥特堡主導看護機構實驗的Daniel Bernmar議員表示「並非所有體制都能夠採取這樣的措施,因所耗費的成本過高。」但Daniel 議員又提到「藉著這個實驗我們成功地創造出新的雇用體制,並成功的實現在生病的時候可以減少費用,且成功的促進人們對於工作文化的議題探討,我們為此感到驕傲。」

瑞典國內頻繁的針對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話題有許多探討,日本也在檢視是否該減少法定的每週工時40小時,而瑞典則是依地方政府不同,部分的看護機構或是醫院護理師等等行業有採取像是哥特堡實驗的每日工時6小時制度,原因是要避免他們在照護重大疾病病患的時候太過疲憊,如謝萊夫特奧的醫院,他們曾執行18個月期間讓清掃人員每日工時6小時制的實驗。

2.其他行業降低工作時間的實驗結果

另外廣告業、顧問業、通信業、技術相關行業的企業也有陸續著手引進每日工時6小時制的現象,而當中免不了也有馬上放棄的人。

Gothenburg-based bio-ink company據點在哥特堡,CEO的Erik Gatenholm表示「不認為每日工時6小時制適合運用在新創公司或是剛起業的人。」他認為每日工時6小時制要視業種與企業,實際上Erik CEO在「閱讀了臉書趨勢」後實驗性的在自家公司執行了每日工時6小時制實驗,成員們陸續發出負面的回饋,因此不得不在實驗期不滿一個月的狀況下結束。

缺點:工作沒有做完而伴隨的壓力累積

在同公司工作的Gabriel Peres表示「原先以為會很有趣,但我們卻在當中感到莫名的壓力。」他表示原因為「試想你在執行一項工作,而當你還沒有完成之前就被逼迫中斷,因為已經過了勞動時間,那就像是你有沒做完的功課放在學校一樣,而且會日積月累的堆積。」

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壓力研究機關的Dr Aram Seddigh也抱持相同的想法,他說:「每日工時6小時制在醫療體系等的組織來說是非常有效果的,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只要在職場工作6個小時接下來回家即可,相對的,通常在工作與私生活界線較模糊的組織來說,每日工時6小時制可能就無法得到良好的效果,因為這就要看員工是否可以將原先需要8個小時完成的工作在6個小時內完成,若答案是不可能的話,那只會增加壓力。」

[結語]
在哥特堡的看護機構進行實驗的研究主任Bengt Lorentzon表示,每日工時6小時制的概念,就跟在瑞典的許多企業一樣,有彈性的職業體制才是重要的,「經營者不需要將員工同時安置在同一個辦公室內工作。」

另外也提道「與看護人員相較下,牙醫、醫師、美容師等等,他們不能把工作擱置就下班,因此我們尚未到達探討『人們是否該減少工時』的階段,在那之前,我們應該要去思想如何使工作環境更好。

參考網站
當瑞典人嘗試每天工作六小時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BBC 新聞
gigazine.net